奇葩历史第一人!三年三次改规,NBA联盟被哈登逼得走投无

奇葩历史第一人!三年三次改规,NBA联盟被哈登逼得走投无路

三年规培过不了究竟真相是什么?

2017-18赛季,联盟总裁亚当-肖华代表官方发布了一条裁判规则的重大调整:在进攻中,如果与防守球员发生身体接触后再做投篮动作,防守球员会被吹罚犯规,但不会附加罚球。

如果进攻方故意与防守球员发生身体接触,或者锁死防守球员的手臂后做投篮动作,进攻球员将会被吹罚进攻犯规。

当时此规则一经发布,便引起了轩然大波,媒体普遍认为,这是一条针对哈登的特殊规定,此后“哈登法则”应运而生。

NBA出台这项规则有着充足的理由,2016赛季哈登仅凭借三分球投篮就获得了44次罚球,创下了当时的NBA纪录,2017赛季哈登又将纪录刷新为122次,而那个赛季的第二名威廉姆斯只有49次。

哈登式的大回环无疑加大了防守的难度,影响了比赛的观赏性。但是哈登本人对此却不以为然,他表示:“这不是问题,我一直在学习阅读比赛,每年都会变强,不管怎么说,犯规就是犯规。”

然而事实上,这条规则的诞生并没有给哈登造成太大的影响,2017-18赛季哈登依旧能够保持场均罚球10.1次,仅比上一个赛季下降了0.8次。

改了规则,结果没有影响到哈登,却坑哭了勒布朗-詹姆斯、威少这些大家普遍认为合理的造犯规,他们的罚球减少了,而哈登依旧能够为所欲为。

一般的球员都有十种造犯规技巧,哈登却有一百种。联盟限制了其中五种,哈登还有九十五种,可其他人只剩五种了。

2017年10月FIBA规则发生了变化,带球走条例中对移动中判定中轴脚的新描述:

移动中(行进间)的球员接住球或结束运球的时候,如果恰好有一只脚正接触地面(可理解为第0步),那么他下一次触及地面的那只脚或双脚被确立为第一步并成为中轴脚。

解读:“0——1——2”

简单来说,就是延后了旧规则中移动时对中轴脚的判定,在结束运球时正好一脚在地的时候,这一只脚不再将视为中轴脚,而是从下一只脚或双脚开始判断中轴脚,在实战中我们会发现,移动时的脚步比以往还要多一步,例如哈登的招牌后撤步三分球。

17年10月FIBA刚刚修改规则,随后NBA也跟着改了规则,哈登仅凭借一个夏天就把后撤步三分练出来了,联盟独一无二,其他人可能根本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的改变意味着什么,当哈登运用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在惊讶还可以这样后撤步三分。

联盟专门把哈登的后撤步三分拿出来分析,最后确定没有走步。

就在9月21日,NBA还专门对多项规则进行了调整,其中就有一项关于走步规则中收球动作的明确定义,实际上与哈登的打法相关。

NBA此次给出了关于收球动作的明确定义为:运球时收球后,可以走两步再传球或投篮,收球之后,持球运动员的一只脚触地或者两只脚同时触地算第一步。如果仅从字面上的规则来看,如果正确地完成哈登式的后撤步三分,那将是合乎规则的。

NBA下周将会发布一则录像,指出哈登是否会因为他标志性的后撤步而被吹罚走步。

北京时间9月24日,根据沃神报道,NBA近日出台违规招募的新规,和火箭队的詹姆斯-哈登有关。

上周,NBA董事会全票通过关于违规招募的处罚新规,球队最高罚款金额从500万美元提升至1000万美元。

沃神还拿火箭队的哈登举例,表示:“我认为球员和球员之间的交流,特别是哈登,以及保罗去火箭。还有今年夏天哈登和维斯布鲁克,导致保罗被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夏天,火箭通过交易得到保罗。当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球队高管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哈登在之前一个赛季一直都在招募保罗。

而今年夏天交易得到威少更是如此,威少在加盟火箭的新闻发布会上,承认哈登在这笔交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细说下来,NBA联盟三年之内针对哈登一个人就修改了三次规则,回顾NBA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存在。

乔丹被称为“篮球之神”强大的单打能力让NBA联盟所忌惮,所有有了第一次因为外线球员改变联盟的规则,NBA针对乔丹修改了有关联防的细则。

而随后便是奥尼尔著名的防守三秒,扎扎-帕楚里亚的垫脚事件,随后推出的“扎扎法则”。

但是如此频繁的针对一个人修改联盟的规则,还是头一次。

以上是本文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的阅读。

英媒:皇马目前不打算引进斯特林,曼城也不太担心

英媒:皇马目前不打算引进斯特林,曼城也不太担心

斯特林 曼城究竟什么原因?

虎扑9月23日讯 The Athletic的曼城跟队记者Sam Lee日前撰文,详细阐述了斯特林目前在曼城的状况。

他透露,皇马的总经理Jose Angel Sanchez今夏确实和斯特林的代表有过会面,但目前而言,皇马还没有打算将斯特林带到西班牙。这些事情需要时间。

斯特林本人喜欢未来前往马德里踢球的想法,这一点也不令人惊讶,而曼城也不会过于担心。消息人士称,现年24岁的斯特林知道如今曼城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他不会现在去考虑两三年后转会的事情。但报道同时指出,皇马如今开局不佳,也可能会尝试强行解决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曼城总监贝吉里斯坦向斯特林保证,新合同将在本赛季结束前到来——尽管斯特林是去年11月才续约,但曼城方面有决心留下他,他们甚至同意让斯特林保留他的形象权,每年价值200万-300万镑。这对于曼城球员来说是很少见的。

(编辑:爱喂猫)

非洲裔以外第一“快马”穆恩自述 揭秘一个顶尖高手的内

非洲裔以外第一“快马”穆恩自述 揭秘一个顶尖高手的内心世界

非洲裔具体原因是什么?

“12月3日在福冈国际马拉松,26岁的挪威选手穆恩石破天惊地以2:05:48夺冠,成为破2:06的欧洲第一人,也是史上马拉松跑最快的非洲以外出生选手。”

这是2017年福冈马赛后,拙文《马拉松跑最快的非非洲选手 挪威2:05“神奇小子”穆恩揭秘》的开篇第一段。

一年多过去了,尽管世界和欧、亚马拉松纪录均被改写,但松德雷·穆恩(Sondre Nordstad Moen)的这一地位并没有改变,只是他和非洲裔以外第二快(大迫杰)的差距只剩两秒。

这位28岁挪威小伙是如何一路走来的?

本月中旬,田径名刊《Spikes》(钉鞋)刊登他的一篇精彩自述,罕有地以第一人称角度,揭示一个世界顶尖马拉松高手的训练、生活和心路历程。笔者编译如下,与大家分享。

这是一项可能很寂寞的运动,不过这未必总是坏事。

别误会了我的意思:当我在意大利塞斯特雷(Sestriere,意北部山城,隶属都灵市,海拔2035米)进行高原训练时,一连好几个月,除了教练,我几乎没跟任何人说过话。你难免会多少有此疑问。

或者在你受伤之后——只因一处应力骨折或肌腱拉伤,你的所有苦练都付诸东流。作为一个运动员,你也会觉得无比寂寞惆怅。

不过,有时寂寞却是件好事。它让你变得更坚韧,让你的内心更强大,可以迎接我们在跑道或公路上面对的所有那些硬仗。

在挪威成长的青少年时代,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越野滑雪高手。但到了16岁那年,我放下这个梦想,改而选择长跑。

在当时的挪威,并没有适合高水平长跑运动员的理想训练环境,因此此后很多年,我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形只影单地独自训练。

这一点有利也有弊。如果你要在跑道上练速度,有人一起比拼会更好;但在拉长距离和练门槛跑时,我觉得一个人更容易,因为你可以把大脑“关掉”,以便心无旁骛,不让痛感进入大脑。

事实上,我的最大突破,正是在一次这样的孤独期过后到来的。

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拉松,我只拿到第19名。赛后我更换教练,改而师从在肯尼亚度过多年的卡诺瓦(Renato Canova)。

那年秋天,他回国并驻扎都灵。尽管对我来说,移居到高海拔地区谈何容易,但我还是觉得,让他当面指导我的训练更重要。

9、10月份的塞斯特雷就像一座鬼城,只剩一家超市和一家咖啡店开门营业。因此那七个星期中我能见到的人,差不多就他一个。

翌年1月,我去肯尼亚训练一两个月。那次我不仅在体能上、也在心理上取得重大突破。

我第一次去那儿是2009年,和其他挪威运动员一道。不过当时我们只是关起门来练,并不怎么融入大环境。

而这次我是和一些最优秀的运动员一起练。他们比我快,但我们之间的差距不算太大,多数课目我都跟得上。

几个月下来,我能看见自己的差距在不断缩小,开始变得更自信了。

我也不再听信国内一些人的话,诸如半马要跑62分非常难;马拉松跑2:10、2:12就算很快了。

多年来,我习惯了大训练量,这让我为与肯尼亚一些顶尖高手的高水平合练打下基础。

记得我在重温一本18岁的训练日记时,看到那时自己一个月跑1037公里。从2014到2016年,有好几个星期都达到每周200至220公里。这些都为日后的突破打下很好的基础。

但我也犯过错误,而且犯过不少。

2015年,我在每周上班三四十小时(每天要站8小时)的同时,照样这么猛练,结果那年就累趴下了,把自己的身体搞垮。不过,你会吃一堑长一智。

2012年因为屈拇长肌腱(flexor hallucis longus tendon,从小腿延伸到大脚趾)撕裂,我损失了将近两年时间。

现在如果再受这样的伤,我会意识到这可能很快就让你失去一切。这会让你更加珍惜无伤无病的日子。

2017年,在福冈马拉松之前,很多事接踵而来。

有一天我找到卡诺瓦(他更像一个裁缝而不是教练,因为他从来都是为你量体裁衣),他说:你的5000米PB已经有6年没动了,咱们得把你的基础速度提高一下。于是我们就这么做了。

当时我已经打下巨大的跑量基础,年龄也已经25岁,必须接受自己的训练有必要改变的事实。如果没有卡诺瓦,我永远无法走出下一步。

下一个层次就是福冈发生的事:以打破欧洲纪录的2:05:48获胜,这是我今生的最佳表现。

跑过一场像这样的比赛之后,你会感觉自己已经站上世界之巅,开始盘算自己没准能在欧锦赛、世锦赛和奥运会上拿奖牌。

但我没有做现在知道自己所应该做的:小心迈步。

达到那样的高水平之后,你很容易忘记那些很重要的小事:确保你的身体能应付密集比赛的拉伸和核心练习。

通常在准备一场马拉松时,我会每周跑200到220公里,有时甚至高达240公里。

我每周练一堂场地课,用10K或半马速度,跑12到18公里,然后用匀速跑35到40公里长距离,节奏大概是马拉松目标配速的80%到85%。

我还会跑一些变速长距离:用马拉松配速跑几组3到6公里,间隔以1公里中速跑(比马拉松配速慢10%至15%)。

在备战期间,我会用马拉松配速的95%,拉一个35至40公里。它感觉和比赛差不多——前后几天,你同样要放轻松。

有时我练得太猛并付出代价。去年我拉伤内收长肌(adductor longus)连接处的肌腱,为此不得不退出欧锦赛。

到10月份我才发现,肌腱拉伤部位达到20%。我养伤两个月,然后从头开始。谁知今年4月,又碰上骶骨应力骨折。

又是6个星期不能跑。

我一直计划在斯坦福(邀请赛)打破自己的10000米跑道PB,但这个伤让一切都泡汤了。我只好回归本源,玩玩越野滑雪,作为交叉训练,6月份才恢复正常跑步。

虽然我尚未恢复到最佳状态,但今夏的战绩让我自己都大感意外:在意大利著名的Giro di Castelbuono路跑大赛上收获第二;上月又以27:24.78打破挪威万米纪录。

自那以后,我重返赛斯特雷训练,每天的作息时间几乎都一样:

7点起床,吃一份量不大的早餐;跑到天大亮,大约8点半或9点;拉伸,也许会去健身房,12点半吃中饭;午睡一俩小时,3点左右喝杯黑咖啡;4点左右轻松跑,再次拉伸;7点半吃晚饭,9点半上床。

这种生活很简单,不算最刺激,但只要你能看到进步,就很容易过得开心。一旦我看到进步,其他事情都不重要了。

谢天谢地,这回我有一个丹麦朋友一起训练,因此不是非常孤单。闲暇时间我会看书或者看Netflix。

现在是时候回到我最钟爱的距离了:半马和全马。

上周末哥本哈根半马(穆恩以60:20名列第九,前八都是东非高手,冠军坎沃若以58:01打破世界纪录)过后,下一个大目标,就是10月下旬的巴伦西亚半马;再往后是12月初的巴伦西亚马拉松。

展望未来,我相信只要万事俱备,自己就能跑出这些成绩:半马进59分,全马进2:04。

我无法控制别人做的事——今后几年,也许会有10个东非人跑到2:01或2:02,天知道呢——不过我可以全神贯注的,就是我自己。

只要我把事情做对了,不管能否赢得大赛奖牌,我都可以坦然离去,心里清楚自己已经尽了全力。


相关阅读:

跌落人生低谷后绝地反击,他首马2:09破加拿大最古老纪录

首秀斩获纽马季军 美国“万米一姐”处马战记

责任编辑:体育赛事解说在哪里下载

文章来源:NBA篮球,本文唯一链接:https://www.doudou99.com/nba/24726.html